陳年的照片,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了,
印象中我和小阿姨的合照好像就只有這麼一張。

童年好遠,可是現在不是哀悼童年的時間。

小阿姨一直以來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當然「厲害」兩個字代表的可能是兩面極端的評價,
我基本上是崇拜她的,可是下意識又希望自己不要像她。

小阿姨功課很好、頭腦很好、很有想法、事業有成、外表也好,反正什麼我沒有的她幾乎都有,
可是很驕傲、不太好相處(雖然和我相處時還好),
雖然以我這樣一個晚輩好像不該這麼說,
可是一直以來我聽到的好像都是負面的評價居多。

我和小阿姨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
連MSN也很久沒聊了,
前幾個週末我上早班時,小阿姨看到我暱稱上有日文,
問我那是什麼意思?
後來就聊了起來。

小阿姨說她也有在學日文,我有點驚訝,
因為小阿姨英文非常好,現在在當翻譯作家,
我以為英文很強的人多少會有些排斥日文的。
我說我明年想去考日檢,小阿姨說她也想去考,
而且建議我從三級開始考,
當時我心想:天啊三級!會不會太高估我了?
不過想想,這就是小阿姨:
訂高標準,然後征服它。

魯的血液裡就是缺少這種魄力和決心吧,
即使未來到了那個年紀,應該還是一樣軟弱。

然後就在那不久之後,
也是個上班日,在公司看到大阿姨的mail,
要我通知媽咪,請媽咪和大阿姨連絡,
標題是「小阿姨落難」。

我很擔心很擔心,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那天下午我要回高雄。

一回家還沒踏進家門,
我哥就跟我說,小阿姨得了癌症,
詳情問了媽咪才知道,是乳癌,
醫生說很嚴重,不能立刻開刀,要先做化療。

一開始我們都不太敢多問,
因為小阿姨好像不太希望別人知道,
所以連媽咪向大阿姨探口風都要小心翼翼,
怕小阿姨不開心。

後來所有的事情我都是聽媽媽說,
一直到今天才收到大阿姨的信:

「12/19-20開始化療,連續19小時,
打了我聽都沒聽過的「白金」和同事用過的紫杉醇。
因為前者是重金屬,所以前後注射 4000CC的鹽水,臉都變圓了,
又打利尿劑,兩人一
晚上都不能睡覺。簡單報告到這裡,
請祝福他化療順利、化毒為藥;暫時不能看他,因為
我不知他的抵抗力如何?」


我想到的是神采奕奕的小阿姨,永遠看起來那麼強勢的小阿姨,
很孤單地躺在病房裏面跟儀器相伴,
不禁怎麼地有點難過,有點冷。
可是安慰的話也不敢多說,
總覺得那麼驕傲的小阿姨,應該不會想得到太多同情的眼光。

我要幫小阿姨加油。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小阿姨一起去挑戰日檢三級,
雖然以我的腦力一定追不上小阿姨的聰明,
可是我還是想試試看,
是和小阿姨一起哦。

所以親愛的小阿姨,請快點好起來。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