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因為上晚班,
所以幾乎每天出門時都可以看到信箱裡熱騰騰躺著剛送到的信件,
說是信件也太言重了,
大部分是帳單,其次是DM,
曾幾何時,我們已經不期待打開信箱門會出現人類的筆跡。


這幾天,長遠來說是這陣子,
我陸續收到了四張海外寄來的明信片。


最初是Linda去德國的美麗雪景,
這傢伙一開始還神秘兮兮地傳簡訊問我地址沒說目的,
害我也緊張兮兮地以為該不會是喜帖吧?


其次是我自己去沖繩的風獅爺(還是一直叫人家風獅爺是怎樣!),
每次旅行都給自己寄一張明信片,
藉由郵戳的累積,紀錄每次遠行的足跡和回憶,
是我跟自己的約定。


再來是Kevin去巴哈馬的寬闊海灘,
只記得他前陣子跟我說他去了巴哈馬,
但收到明信片嚇了一小跳,
只是那巴哈馬也太遠了吧?
整整寄了快一個月才到不會太誇張嗎?


今天則是收到小船自新加坡捎來的信息,
好久沒看到你的字了,
我還記得你第一次寄東西給我,
是花蓮買的麻糬,
想當初,我們還因為不熟誤以為對方很有氣質,
雖是誤會但很美麗,只是我堅持我現在還是很有氣質哦。

除了明信片,
前些日子接到久違的高中同學的電話,
雖然我當時其實很忙,
但還是聊了一個多小時,
一直以來都多愁善感的妳,
希望可以早日走出心底的不愉快。

然後是前天,國中熟悉的朋友也丟了msn,
就是之前提過的那個怪咖→點我看舊文
天馬行空地瞎扯一堆,
知道他對她還存著奇妙的感情,
熟悉的死心眼,沒變,
重點是互相吐的槽沒有比當年少,
這種感覺有點賤但又異常爽快(笑)。

另個很久沒聯絡的國中同學,
也在某個我週末上班的msn上丟了訊息,
雖然真的很久沒見,除了年節簡訊外幾乎沒聯絡,
但當她說:「如果妳結婚的話,一定要寄帖子給我,不管多遠我都會去。」
差點在螢幕前暗自垂淚啊我。
青春年少,國中的好麻吉,
我都還記得國中畢業後我們也通信了好一陣子,
收到信後管它作業沒寫完,先回信再說XD
我是老派魯,所以我超喜歡寫信的,
只是現在都沒人跟我寫來寫去了噗。

謝謝你們記得我,並願意和我分享最近的好或不好,
不一定每一個起伏都向對方報告,
但只要你肯傾訴,我就願意聆聽,
要是我開口,你也不嫌煩,
在我生命中每個重要的時刻,
都有著不同的你們的陪伴著,
真的,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謝謝你們記得我。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