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秀潔的大合照,可是裡面沒有我耶XD 那時候我在哪?噗~)

很久沒回去了。

每年大概五月中,系辦都會辦系友回娘家活動,
大家平常害羞不敢回去的,可以藉這機會回去看一下老師,
還有跟學長姊、學弟妹一起玩樂XD

以往大概挑個中午或晚上,找個餐廳吃個飯,
但今年中文系邁向十年,
所以活動有點複雜XD
早上是系運動會、下午是三點開始是系慶大會、晚上六點開始是晚宴。
因為我是個懶惰人,加上前天上夜班到一點下班,
所以系運動會就略過,直接去系慶,不過抵達的時候已經四點多了,
本想說算了不去也罷,
但因為場佈是小船這衰咖,一直叫我去看一下,聽說佈置得很…別有一番滋味,
所以就還是去了。
 

剛好在一個詭異的時間點抵達,
加上大牛沒到,所以我莫名其妙被叫上去領拔河的獎,
我在底下一直噗噗叫個不停,想說甘我啥事XD
領獎的時候,我還跟品鍵學長說:好詭異的畫面哦XD
本來最後應該要放影片的,
不過因為機器出問題,所以就請老師們致詞,
最後機器修不好,就草草結束XD

不過散場時,齊老師竟然還記得我,叫了我的名字,
雖然錯一個字,但也真是很厲害,
我超慚愧的,因為我以前上他的課都沒有很認真,也沒有考很好 囧

晚宴地點也很妙,是在新蓋好的管院大樓樓下,辦桌XD
話說管院蓋好那麼久,我還是第一次進去,
但在一樓這開放空間辦晚宴整個妙到家,
大家吃吃喝喝打打鬧鬧超吵鬧的。

這次回去有頗深的感概,
以前剛畢業的時候,大概隔一陣子有休假就會回去晃晃,
前幾年校運會也會回去玩,
不過可能是時間拉久了,有點人事已非,
小船畢業之後、廖老師離開之後,
覺得回去有點恐慌,
想說大家都在忙,我回去也不知道要找誰,
不如不回去也好。

另一方面,畢業四年了,意味著投入職場四年了,
在中文系這個傳統的家庭,所謂的「正規的路」無非就是研究所,或是當老師,
但是我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這條路的料,
所以大四大家都在拼研究所的時候,我整個很遊戲人生XD
過著不打擾誰的半自閉生活,修我的輔系,學我覺得會用到的東西,
甚至有點憤恨地覺得系上都只顧準考生不理準就業生 :P

雖然我現在走的是新聞路,但畢竟還是新聞皮中文骨XD
中文人的寂寞與驕傲,經常活生生在眼前上演。

今天一走入A201教室,看到其實熟悉但也陌生的學校一切,
久違之後再見到老師們,聽到好久不見的師長致詞,
在老師面前,我整個有被打回原形的感覺,
所有膚淺、幼稚、短視和三代不讀書都是一窩豬全部都被反射出來,
我確定我走的是對的方向,
但是在這個方向上,我並沒有帶著當初離開時被賦予的能力昂首闊步或繼續精進,
只是拖著沉重的步伐,沿路丟棄身上殘存的道具,意興闌珊,
在聲光刺激下安逸於眼前的精采,
很久,真的很久沒有沉澱下來好好想一件事,
讀不完一本書的頹喪,一直困著我但又難以掙脫,
我感覺自己在後退,但找不到賴以前進的繩索。

不知怎麼地有點鼻酸,為著這樣墮落的自己,經常陷入無名痛苦中。

前幾天阿柳的貧瘠說有打到我,
現在的狀況就是,我們是互相貧瘠的兩端,
你的荒沙再也無法供給我的所求,我的無力也難為你重翻一畝新田,
就拖著乾涸的彼此,比賽誰先倒下。

十年了。
想當初進這個系時,四個年級都還湊不滿,
從烈日炎炎的港都,到陰雨綿綿的台北,
第一次離鄉背景,第一次獨立生活。
在這裡學到很多,不管是課堂上敎的或生活上學的,
不時在耳邊響起,提醒我莫忘初衷;
遇到很多貴人,還記得被廖老師點名當助理的雀躍,和抱著立行偷哭的那個下午。

當時斜射進舍我樓的夕照,不知道還是不是一樣燦爛,
足以照亮我的夜歸路,
但為著下次回來可以更意氣風發,
我想我應該更加油,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

中文系,十歲,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山龜
  • 感動啊~~~

    看完這篇文章,第一次深深的被妳的文字吸引著感動著耶!沒想到文筆是如此的優秀耶!包子家的人為妳感到驕傲喔!我想慶家的人就做不到了...
  • 是說謝謝啦,不過我對"第一次"這三字有點在意,這麼說來以前的文章到底算什麼~~(哭跑)

    superblue 於 2008/05/21 22: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