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確定是什麼原因,我翻出了一篇2004年的舊文,
四年了耶。

其實每次看舊文,都覺得很像在看別人的文章,
這些文字多年後再重讀,總覺得在和四年前的自己對話,
你是以前的我,我是後來的你,
妙不可言。

呼應了副標─
彷彿還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遙遠。』

也許是阿壘突然傳簡訊跟我要我做的小葉MV,
也許是牛榮華又回鍋當牛頭,
也許是今年又是奧運年,
也許是…。

總之我又翻出了這篇文章,
也跑去牛板晃了一下,
2004年下半季冠軍,天母球場,我們親眼見證的那一刻,
內野觀眾席討厭的網子攔阻了彩帶狂妄飛散,
指尖滑出不怎麼美的綠色拋物線,有著很美的回憶。

********************************

 標題  [心得] 遲來的封王心得
 時間  Mon Nov  1 17:17:30 2004

在今年球季開始之前,我大概想都想不到我會在最後一場球,
站在觀眾席上,拋下綠色的彩帶。

關於封王戰的種種,大家都說了很多,
我想說的是這一年來的一些想法。

今年球季開始不久,
殘酷的救援戰力考驗每一場球。
送走了泰勇,小彬被定為成王牌終結者,
一開始還有模有樣,
但不久後便受到挑戰。

飛勇、勇壯、阿福串起的堅強先發,
禁不起三寶連續放火,
在無數被逆轉的球賽中,
盼不到可以信任的洋將,
我們幾乎要放棄這個球季。

曾幾何時,三壘的防區是個大洞,
連續的失誤困擾了泰山,
看到球打到三壘,球迷就開始祈禱不要暴傳、不要失誤,
終於泰山被調離三壘防區,
甚至在低潮中交出第四棒。
一個觸身球,斷了酷龍的奧運夢,
也讓封王路步步艱辛。
找不到合適的第一棒,
打擊熄火,
貧打中看不到勝利,
連敗中退居B級,
這是我們的上半季,
那個寒冷的春夏之交。

上半季末,阿甘狀況不好、勇壯遭禁賽、阿福指甲斷裂、飛勇手冷...,
牛棚裡剩下不被信任的三把火,
我們摀著眼睛以為可以投降輸一半,
他們卻頂住壓力,頂住球迷的期待,
頂住外界一片不看好的上半季。
老大、小彬跟kaku,
在先發投手先後出狀況的上半季末,
拿下關鍵的勝利。
雖然綠橘色彩帶從我們頭頂傾洩而下,
但仍以些微勝差站上第二,
結束連敗、結束牛棚放火、結束長期B級的夢魘。

下半季開始,
連綿的雨勢使賽程不斷延後,
躲過了投手戰力的不足,
卻使奧運後面對更多變數。

然後,我們的選手在眾家期待中出征了。
阿福要用他的滑球把各國打者玩弄於股掌間,
堅強的二游防線將為投手鞏固城池,不容侵犯,
泰山帶著連續打點紀錄,要把球一顆一顆揮出雅典牆外,
小葉的阻殺不只要讓南韓打者傻眼,更要殺遍所有輕舉妄動者。
可以的,我們都以為可以的。

然而,太多的變數使我們在螢幕前嘆息。
阿讓在強風烈日中的失誤,無法得到寬容,連他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泰山的棒子冷卻,東哥即使全身受傷也無法換得關鍵勝利,
阿福在投手丘上無力又冷眼的看著對手歡欣鼓舞,
頂著可預期的責難,他們還是回來了。
他們必須回來。

奧運之後,國手們有新的體驗,在場上心態改變很多。
不是國手的大家也各有收穫,
大明不再只是牛棚的裝飾,
他可以上場守住勝利,
可以被教練團和球迷期待、信任。
奧運復賽之後,外界預期的疲累和低潮沒有出現,
我們甚至打出一波五戰四勝的佳績。

只是,復賽後第一場,小葉鮮血淋漓的畫面刺痛球迷的心,
縱使在送醫之後,當局打擊大爆發,
但差點以為我們就要失去一個好捕手了,
我們無法承受酷龍事件再次發生,
不只是因為我們只有兩個捕手,更重要的是,小葉的價值是不言而喻的。

飛勇手傷的狀況仍然不明,
卻發現kaku也有強投的實力。
那一場完投只被打兩支安打吞敗的牛象戰,
難以擺脫悲情的kaku失去了勝利,卻得到全場球迷的讚許。

一個月前,我們在賽前意外失去了威總,
震驚、憤怒、難過、不捨...,
即使一片譁然之下拿到勝利,
卻無法理解球團的用意,
不能接受官方說法、球場的各種標語,
都換不回休息室的狐狸,會賊笑亂嗆聲的狐狸。

可是,我們都還記得那個約定。

最後一個月,最關鍵的一個月,
我們離封王那麼近,
卻以一勝三敗輸給中信。
而兄弟卻橫掃獅隊,
此消彼長之下,前程一片不看好。
那時候有人說要去看10/31的球賽,
還要自己帶彩帶去拋,
因為這是今年牛隊的最後一場球賽,
也許,是「牛隊」的最後一場比賽。
我答應了,心裡卻是酸楚。
拋下了彩帶又如何?
如果球隊最後無法得到冠軍,
彩帶雨只是突顯落寞。

那時候的我沒有想到,
我即將拋下的彩帶不是落寞,
而是往總冠軍之路更邁進一步。

最後一個禮拜,場場關鍵,
第一場敗給誠泰,而兄弟贏了La new,
魔術數字互換,
我努力用僅存不多的統計細胞算出封王的可能性,
卻越算心越涼。
努力給自己心裡建設:心中無勝負心中無勝負心中無勝負心中無勝負心中無勝負....
卻無法平息對於拋彩帶的渴求。

10/31當天,當滿場球迷包圍天母,
綠色加油棒幾乎淹沒觀眾席,
第一個打者是火哥,
全場「安打、安打,全壘打、全壘打」聲震耳欲聾,
這是我從沒見過的陣仗,
球擊出去,三壘方向滾地,傳一壘,偏了,沒有tag到,
就此展開瘋狂的一役。

勇壯上半場完美的表現,
更讓我們放心的等待勝利。

誰也不知道給牛迷無限希望的老杯杯,
會在九下,即將拋出彩帶的九下,
給牛迷這麼大的驚嚇與震撼。

第一個打者很快就解決了,
但此後就是惡夢。
前半場看著對方外野手追球的我們,
九下一出局,看著大雄跟小猴奮力追球,
而本壘板一次又一次被踩踏。

彩帶纏在我手上,卻幾乎被捏爛,
我無法接受等了那麼久,煎熬了那麼久,
卻在最後被翻盤,
上半季逆轉全壘打的畫面不斷湧現,
我告訴自己:不會的、不會的,老天不會這樣對我們...。

領先只剩兩分,一二壘有人,兩出局,超前分站上打擊區,全場屏息以待。
然後阿福從牛棚走上投手丘,
在全場牛迷的加油聲中。

大家都知道,阿福開局不穩的毛病。
於是保送,滿壘了。
只要一個出局數就可以拋下彩帶,
此刻卻滿壘了。

我相信那時候,所有現場或看轉播的牛迷們心裡都浮現一些畫面:
去年秋天的再見安打,淚灑球場的鏡頭,
和今年夏天在雅典對義大利的逆轉全壘打,
以及對上日本,在十局下接替小曹上場,球卻飛向左外野,
落寞無語只能孤獨的承受所有責任、所有批評、所有溫暖的、無情的耳語。

阿福不該承受這些的。

阿福面前,有楊睿智站在打擊區,
身後,有一個等待總冠軍許久的資深二壘手,
和三個蓄勢待發的跑者,
待球一揮出便準備向前狂奔。

兩好兩壞,兩出局,
我的右手緊握著彩帶,
左手指甲陷進手掌,
會贏的,再一球,只要一球,阿福可以的。

球一出手,經過打者眼前,進入小葉手套,
他沒有揮棒。

然後主審拉起弓箭。
那幾乎是今年最振奮牛迷的一個弓箭。
正如在奧運中希戰中,七局一分領先那個滿壘三振一樣,
阿福沒有讓我們失望。

他握起右手大叫,
東哥在游擊區哭倒,
休息室裡大家衝向前去,
滿天綠雨,劃過天母球場三壘觀眾區,
加油聲不絕於耳,我卻無法抑制那種幾乎癱瘓的感覺,
彩帶拋出去之後,手還在抖,
心裡立刻浮現一句話:
「這是我的第一個季賽,第一捲彩帶,第一個季冠軍。」

一直到看到場內榮總被拋起,
我才恢復知覺,想起狐狸。
如果還有遺憾,大概就是狐狸不在吧。
狐狸應該被拋起,應該被淋濕,應該對著全場球迷露出招牌笑容,
可是沒有。

走過風雨飄搖的一年,我們就要實現季初的約定。

一定會實現約定的。

 

 

後記:有人可以教我怎麼把彩帶丟過天母觀眾席的網子嗎="=a




********************************

好像還記得,當時發這篇文的心情,
很激動,很澎湃(笑)

不過牛榮華回鍋這件事確實是牽動到我的回憶,
畢竟他是我記憶裡最後一個有印象的牛隊總教練XD
兩次總冠軍,被拋起的也都是他,
雖然我還是很懷念、很懷念小狐狸。

之後的人事異動,總覺得和我不太有關係,
大概是我已經不太看CPBL了。

牛榮華(一直給人家改姓XD)回鍋,
還能不能帶出另外一次二連霸?誰也沒法保證,
但也許,我會因為有「故人」在,而比較提起看球的慾望吧?

說是故人來,其實更多的是故人去。
上面那篇文章裡的名字,很多都已經不知所蹤,
洋將全部離開,老大、大明也早就不在了。

聽說明天統一就要封王了,
嗯,嘟嘟加油 XD

但可以的話,下半季,更希望聽到你們的好消息。

(我真的是牛迷啦,幹嘛懷疑。XD)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愛甘猴
  • 牛你個頭XD
  • 愛甘猴
  • 可是04年真的是太令人感動及激動的一年......之後身體裡的牛魂慢慢消散XD
    如果那些有愛的球員們都不在了,我想我也不會再關心這支球隊了吧......。
  • 所以你是被林其緯勾回牛魂嗎?XD
    改天去現場看球吧~我也很久沒看到嘟嘟本人了(喂)

    superblue 於 2008/06/13 07:47 回覆

  • 火姐
  • 看妳這個前牛迷的文章有感動XD
  • 什麼"前"牛迷! 印象中那天拋完彩帶我們兩個是不是有偷偷落淚?XD

    superblue 於 2008/06/13 07: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