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看了肯米的文章有感。(笑)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麼身分寫這篇文,
是球迷?還是新聞人?(雖然自稱新聞人,我還不夠格)
或者兼有之?(管它的)

以成敗論英雄,不就是一直以來的媒體文化嗎?
我不覺得有什麼好驚訝的,
可是我其實不覺得,中華隊奪牌的壓力,是來自媒體。

以我的小眼睛來看,
媒體的世界本來就是這麼殘酷,
掌聲與噓聲只在一線之隔,
在新聞台這種速食頻道特別易見,
期待媒體給安慰或是鼓勵,本身就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這就是球迷和媒體人(泛指記者、編輯、名嘴、主導新聞的長官甚至是經營者等)的不同。

球迷反正就是好傻好天真,球員打再爛還是會拍拍他們肩膀說沒關係下次再來,
但媒體人可不能這樣,因為看他們新聞的人,可不都是球迷,
更多的是像我爸那樣只關心政治和颱風的普通老百姓,
他們不在乎中華隊拿了什麼牌、輸給誰贏了誰,只想知道自己繳的稅被用到哪去,
所以中華棒球隊拿錫牌他其實沒感覺,可是要發出三千多萬獎金他就有意見了,
你要說他錯嗎?倒也未必,就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而已。

特別是電視台,對於體育新聞長久以來就只是看熱鬧罷了,
哪一次不是等到體育新聞變社會新聞才有版面?
或者是看到報紙寫哪個旅外球員打出成績,再來追一下,
其他國內的賽事再精采,在他們眼裡都是屁啊,而且還無嗅無味咧,
甚至於整個政府就是這樣無視,錦上添花者眾,雪中送炭者寡。

王建民在上大聯盟之前,有哪家電視台關心過嗎?
中華職棒的新聞,除了簽賭和打架之外,曾幾何時被新聞台關注過?
電視台和報紙本來就不一樣,
今天你買了這份報紙,可以選擇你想看的版面,
像我就是會把財經和廣告版直接放在超商回收箱,
連帶回去都懶的人,
可是對報社來講沒有損失,因為我還是買了那份報紙。

但新聞台就不一樣了,
觀眾看到不喜歡的新聞,一轉台可能就像變心的女友斷線的風箏不回來了,
收視率那幾個小數點的毫釐之差,對以賣廣告賺錢的電視台,可就有千里之遠。

所以對於電視台汲汲營營在收視率數字,看新聞的眼光變得勢利,
雖然我也感到可悲,但畢竟我的薪水或福利也可能取決於那些小數點,
想想又覺得可以理解了。(雖然理解不等於苟同。)

我相信那些讀傳播科系的人,
當初在選填志願或者初出社會時,
一定都是有著滿腹的理想,
可是當他們慢慢升遷到掌權的位置,
恐怕都已經被洗腦成短視份子。

我大學的時候看過陶子的一篇專訪,
內容其實已經不是記得很清楚了,
但印象深刻至今,常會想起的,
就是她說當初她唸政大新聞系的時候,也是抱著對新聞的憧憬,
以為可以鏟奸除惡,做個正義使者,
但是進入這個世界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相信一定很多人,在理想被摧毀前,
仍然偷偷地做著也許不被長官認同,但自己覺得對的事。

再來是專業度的問題,
報紙來說,每個版面都卡著幾大張的位置,
所以勢必要有專業的記者去填滿那些版面,
加上報紙一經印刷就是活證據,
寫的很爛的話很容易被唾棄;
新聞台不一樣了,一天19個小時的新聞,
隨時可能有突發狀況需要連線,
比起專精某線,可能全方位還比較重要,
就像宋記者來T台,都是只跑體育線嗎?
NO!倒扁他要去、颱風他要去,影劇新聞他也要去,
甚至他開了和體育有關的新聞,還會在編輯會議上被換成編輯想要的話題新聞,
就算寫了,也可能不播,
這就是電視台的文化,每分每秒都在競爭,
你可能不認同,甚至嗤之以鼻,
但卻沒辦法改變,也不能說這個做法就完全是錯的,
因為這是每個人立場的問題。

所以呢,關於每個球員拿150萬國光獎金這件事,
其實第一時間我的視點不是球迷也不是新聞人,而是納稅人XD
不過卡姊說總比被拿去海外洗錢好,
我覺得十分有道理,也就立刻接受了。

因為同時有多個身份,
所以我可以很快從納稅人變成球迷,
才覺得無所謂,
可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樣角色轉換的。

怪記者問了鳥問題嗎?
沒辦法,他們一路就是受著這樣的訓練上來的,
甚至他們可能都不是專跑體育線的記者,
跟球員也沒交情,只是因為剛好輪到他值班就被丟去機場訪問,
在出門前上了PTT看一下現在討論什麼,
然後去堵一個bite回來交差,期待他們問多深入多專業的問題?
先看主管給你這則新聞幾秒時間吧,
或者先問,觀眾的選台器給你幾秒時間?

這就是可憐又無奈的媒體文化,
但它畢竟是滿足了某部份人的需求。
這幾年看罵記者的文章看多了,反而有點麻痺,
一開始罵之有理,我還會鼓掌叫好,
可是後來變成無的放矢,
沒搞清楚狀況就先酸再說,
這樣的輿論,漸漸失去了制衡力,其實很令人失望。

以球迷的眼光來看,每家新聞台大概都是不及格的,
光是沒有專業的體育記者跑體育線,就夠球迷不屑了,
更別說每次比賽後的成王敗寇。
其實多數記者,也只是拿著麥克風的鄉民罷了,
跟他們計較這些,甚至生氣,就輸了。

反正對高層來說,這些球員的新聞價值,
也只有在他們披上中華隊球衣時才存在著,
一旦回歸母隊,除非又變成社會新聞,不然都是nothing。

「英雄」在勝者的王位上,
就像那皇冠上那顆閃閃發亮的鑽石,引人追逐。

但是「英雄」也存在在喜歡他的人心中,
所以我們喝采,我們吶喊,
我們為他們難過或者驕傲,
知道他們盡力了,就好了。

我相信長期征戰的中華隊球員們,
不可能只聽到記者愚蠢的提問,而忽略球迷熱烈的加油聲吧。

我寫這麼長而且還不知道重點到底是啥的文,
不是要幫新聞台辯論什麼,
事實上我平常罵的還更多,甚至回家根本就是直接跳過50到57台的,
記者的不是還真的是罄竹難書,
多的是打著新聞自由的旗幟,行文化流氓之實,
常看到攝影記者如暴民般推擠、叱喝感到厭惡萬分,
甚至覺得記者是最愛無病呻吟的一群,
不管是自己先逼迫受訪者做不願意的採訪,稍被反擊就大作文章彷彿受到世紀冤屈,
因此每次看到這種稿子就想先去吐個三回再來看。

可是那畢竟只是某部份人的行為。

但如果要因為某些事件就把一竿子人全部打入地獄,其實是不公平的,
更抹煞了其他人的努力。

身為媒體監督人的閱聽大眾,
其實最有資格抵制爛新聞,
可是用的方法必須光明正大且言之有理,
如果只是淪為謾罵,只會讓惡質文化越演越烈。

*圖片,忘記來自哪裡了(汗),但我想應該是udn吧。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