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398.jpg

這次七天的日本行,雖然行程事先有過安排,
但又沒那麼緊湊,所以很多時候可以轉彎走沒預設的路,也因此感覺更貼近當地人生活,
比如說在大阪,除了去巨蛋或是大阪城公園等較遠的地方是要搭電車之外,
其他時候在心齋橋或是難波一帶幾乎是能走就走;
在東京也因為某些突然殺出來的行程,
而去了一些行前沒有預料的地方,走了小巷弄,感覺自己不太是個觀光客,而是個觀察者。

比起2006年的傻妞逛大街,這次因為日文多少通一些,
看到和聽到的世界更豐富了,旅行後的感觸也大不同。

1月9日那天剛落地,晚上我們去了道頓堀,
我就看到了我沒有預想到的畫面。
在赤鬼章魚燒前面有一個圓形的燈座,
是類似西門町那樣路邊都會有可以坐的台子,
我們買了一盒章魚燒坐在那裡就吃起來了,
但沒多久就發現不對勁。
一股難聞的氣味隱隱傳來,不是章魚燒的問題,
是身邊坐了一個遊民,在那裡打瞌睡。

我其實非常吃驚,在那樣一個觀光地區,竟然有遊民就在路邊睡著了,
之後在商店街快打烊的時候,也看到很多遊民拿著紙箱,準備等商店關門就睡在門口。
然後東京也不惶多讓,
首先是在地球座旁邊的公園,天氣很好的午後,
一個男人隨意在草叢間鋪了紙箱,
拿起了應該是麵包的東西,在路邊就吃了起來(絕對不是野餐),
甚至JR電車上突然有一個男人走進來,手拿著一捆紙箱,
怎麼看都和車上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格格不入,
男人一手拿著紙箱,一手拿著零食往嘴裡塞,
且念念有詞地說著,
「因為找不到工作,每天只能撿紙箱過活,晚上都沒辦法好好休息」之類的話。

以上這段的重點絕對不是瞧不起遊民,我驚訝的點是,
日本的經濟狀況確實很糟糕(雖然台灣也糟:p),
衍生的遊民問題也很嚴重,甚至顧不得市容,顧不得是觀光重鎮,
只要有遮風避雨的地方落腳就好。

那些畫面其實是很令人難過的。
也許那些在路邊隨意安歇的人,曾經也是風光一時,但最後被逼到只能卑微地求生存,
替他們難過之餘,也為那種強大的無助和無力感深深恐慌著。

再說到那個JR車上的紙箱男子,我最難過的是,
當他走進車廂,舉止明顯怪異,但車上卻沒幾人投以關愛眼光,
只有我們就站在他身邊的兩個觀光客,稍微側耳聆聽(但也不敢太大動作),
那種電車上獨善其身的冷漠感,其實更令我害怕。
也許大家是看到了,但不想理,也許是習慣了,所以不想看,
每個人上車之後,或坐或站,或讀報或看書,
更多的是緊盯著手機大概是在傳mail或者上網吧,
對於身邊的人事物近乎無視的疏離感,
我甚至懷疑,如果有人暴斃在車上,搞不好過很久才會被發現。

我並不是鼓勵每個人在車上都要去窺視別人,或是喧嘩吵鬧打擾別人,
但是偶爾抬頭和鄰座的人對眼,看到老弱婦孺就起身讓位,對身邊的人有基本的好奇,
不是很應該嗎?
起碼我在大阪搭電車,就覺得比東京熱絡,
未必有交談,但對望時目光是溫熱的,感覺對方對你是有疑問的,
而不是像東京那樣視而不見。

一早的車站塞滿趕路的上班族,
身上散發出一股擋我者死的肅殺之氣,
比起台北更甚;
傍晚的車上充斥刺鼻的酒味,步伐蹣跚的中年大叔,
在滿席無座的車廂內更顯得狼狽,
儘管他白天可能是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高階主管,
此刻都只是個醉漢。

無意冒犯,但我覺得東京是個很寂寞的城市。

儘管在繁華的鬧區,店員對於外地人的態度也和在大阪相差很多,
大阪人願意傾聽,儘管我們的日文其實很破碎,他們都願意慢慢拼湊然後解惑,
甚至還反過頭誇獎「日本語が上手ですね」,
但東京人習慣繁忙,不喜歡被打擾或耽誤,對於無法立刻理解的表達方式就皺起眉頭,
讓已經很緊張的我們更覺得耽誤你時間真是罪大惡極。

雖然在東京也還是有遇到熱心人,不能這樣以偏概全,
比如說涉谷松本清的男店員,很有耐心地聽完我的東西,然後一二樓間穿梭幫我找,
但這個城市給我的深刻印象,還是令人畏懼大過於嚮往。

還有就是隨處可嗅、無處可躲的菸味,也是令我十分嫌惡,
在餐廳內,鄰桌的人飯後一根菸,就立刻令我胃口盡失,
於是十分想念台灣的菸害防制法,雖然政策未必完善,但有起碼的約束力,
而不是在密閉空間內也被逼得要練憋氣。

除了不能走到哪都被NEWS包圍之外,
我深深地覺得在台灣其實很不錯的。
大部分選擇逃往日本的台灣人,無非是嚮往井然有序的生活,
厭倦台灣的種種亂象,
然而逃向台灣的日本人,卻也大多是想要找透氣的空間,
不想被過多秩序綑綁,兩者心態相比,實在有趣。
不過就我一個不太愛受限制的人來說,
果然還是在家鄉比較自在XD

雖然日本還是有令人心嚮往之之處,
但對我來說偶爾去玩玩ok,長時間待在那還是不行,
在東京的第二天我就跟龜說,
我怎麼有點想念上班的感覺?XD

DSC01395.jpg
(放氣氛的而已,字很醜,不要看>"<)

從大阪寄給自己的明信片中,我寫了這樣一段話:
記住美好的這一刻,永懷感激的心情,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勇敢地活在當下。

其實這也是我最近的心情。

如果要為我的2008年下註解,我想是「徬徨」吧,
無所謂好與壞,但就是茫茫然找不到出口,
在同一條死路鬼打牆走不出去,
後來乾脆用敵視的眼光看世界,
把自己和旁人都弄得很累。

直到有一天跟魯媽聊過之後,
突然如醍醐灌頂般,把那些讓自己很累的壞情緒都放下了,
或許是看清現實也接受了,
了解對於無法閃躲的事,抗拒並不會讓自己更快樂,
重新想到「上善若水」這句曾被我奉為圭臬的至理名言,
對於擺在眼前的難關或者心魔,
跨越它不如擊退它,
雖然有點抽象,但我深深有所感觸,
並且轉了心境,放了大家和自己一條生路,
雖然感觸來源未必與旅程有直接關係,
但這趟旅程更加深了這個想法。

再來是對於「活在當下」這句話,
最近突然有很深的領略,
畢竟自己年紀有也一些了XD
緬懷過去或者遙望未來都太不實際,
加上我自己不是很會逐夢/築夢的人,
也許是築過幾次夢最後都紛紛破滅,
後來談到「夢想」二字,總覺得很沉重又很遙遠,
如果可以舒坦地活在當下,無愧於當下,
未來想起應該也不至於後悔。

雖然目前無法做到完全無愧於己、無愧於人,
但現在我正努力往這個方向走。

26歲到底是夢想的終點,還是責任的起點?
之前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雖然目前還是無解,
還是有些想做的事(我不想稱之為夢想,姑且說是願望吧)無法放下,
但我想我同意他說的,
生活的動力不該只是熱情,而是責任。

希望每個明天,都過得比昨天好。:) →也太灑狗血的結尾XD

創作者介紹

*臨界─Transparent*

super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